安卓软件下载网:APK软件下载,APK游戏下载,首选安卓软件下载网
当前位置:安卓软件下载网游戏攻略手游资讯 → 第五人格杰佣同人文分享 开膛手杰克案发前后(长文)

第五人格杰佣同人文分享 开膛手杰克案发前后(长文)[图]

作者:xl   时间:2018-4-27 16:05:12

开膛手杰克应该很多小伙伴都知道,下面apk3小编给大家分享一下第五人格杰佣同人文,开膛手案发前后都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开膛手杰克案发前后

第五人格杰佣同人文分享 开膛手杰克案发前后(长文)[图]图片1


他大口灌下一杯白兰地,刀锋一样的烈酒划开喉咙,逼得他狼狈地咳嗽起来,瞬间呛出几滴眼泪。
据说这是法国那位无挡之君的挚爱,将士们叫它“英雄之酒”。 在橡木桶中沉睡多年,苏醒之际便要人尝试撕裂的滋味,白兰地——就像伦敦一样无情。
东区,全伦敦的浓雾都从这里升起。冬季的港口补给船进进出出,噪音和浓烟掩盖罪恶、模糊痛苦。这里是被放逐之人的天堂,尤其对他——奈布·萨贝达,一个退休的雇佣兵来说。
11月16日。严冬的阴霾飘进房间里。桌上除了那瓶刚开封的白兰地,还有两副刀叉,两份晚餐,两个酒杯。
很显然,这不是一个独酌的夜晚,也很显然,对方并没有赴约。
他起身把窗户关上。他已经等得足够久了。他再灌下一杯酒。
他面无表情把酒杯用力砸到地毯上,碾过碎片,拉起桌布,连餐带盘把东西全扔到垃圾桶里。他一脚踢开房门,粗暴拉开抽屉,抖出烟草急躁地卷好一支,动作并不熟练地吸了一大口。
刺激的致幻剂熏得他红了眼眶。
曾经的雇佣兵摇摇晃晃在床边盘腿坐下,把头埋在被单上还没收起的睡袍里。
“Then said Jesus, Father, forgive them; for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 当下耶稣说,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他低低地念着他早就抛弃的句子,发现他再也找不到替他脱罪的理由,于是烟头朝下,狠狠烫在了丝质睡袍上。
这些烟、这件睡袍、这个房间的主人已经高调地宣布了答案:他就在那间教堂里。
太阳穴青筋暴起,摁掉烟,回到自己的房间。
佣兵从床底下拉出尘封已久的箱子,再也没犹豫,利落地组装好曾经救命的老伙计。
二年前就不该搬到这里。

正如那本畅销的探案小说中写的一样,他与杰克的相遇和军医与侦探的相遇一样充满戏剧性。战场后遗症与手头紧迫让他不得不选择合租。而合租伙伴,便是那个身材高瘦的男人。
成为友人是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秉承着从战场带来的对危险的直觉,奈布·萨贝达知道这个具备英国绅士优雅、温柔和冷漠的特征,却只选择展示前两项的人有多么危险。因此搬进来的前三个月,面对餐桌上额外的早餐以及睡前醇香的红酒,他总保持不动声色的态度。
然而警惕往往输给耐心。区区几个月,他刻意错开的时间表被拧回来。从尝试着共读一份报,到沿着泰晤士河聊天,两人之间居然生出了客气的友情――
他们互不知底细,却也相互容忍。在谈论天气还是政治还是干脆闭口不言的日常中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真正打破平衡,让关系正式上升到好友这一高度的,大概是第五个月后的事情。
战场上带来的旧伤以及水土不服在第一个雾冬彻底爆发。潮湿的木头让壁炉失去了作用,雨夹雪的夜晚,膝盖如同嵌了上百根针的疼痛几乎要了他的命。依赖上白兰地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性格使然,他不会请求帮助,于是每晚半瓶入睡酒成了惯例。
如此折腾的后果便是在某个尤其寒冷的夜晚,灌掉一瓶烈酒的他差点因酒精中毒死在公寓里。
大概是酒瓶掉落的声音引起了同 居人的注意。模糊间他感觉身体被托起,略带焦灼的呼唤企图让他清醒。
他见识过英国人的冷漠。而这里是伦敦东区,贫民窟和上流社会混杂的地方——没人会谴责冷漠。他已经做好了对方象征性地叫个家庭医生,而后冷眼旁观的心理准备。然而万幸醒来后却被房东太太告知,由于叫不到马车,对方冒着冬雨背着他跑过五六个街区、硬扛下医生的苛责外加照顾了一夜才捡回他的命。
而这一切那人只字没提,只不过在他醒来之际适时递上一杯热水,微笑着并告诉他壁炉新添了木柴以及今后公寓的酒水都由他来管。
他盯着他搭在手臂上晾了一夜未干的大衣和泥点斑驳的西装裤,心想着——如果一个人能把伪善做到极致,那再危险也没可能被防住。
倒不如不防了。

大概从那时候起,两人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聊天。
他才知道原来对方早已洞察他雇佣兵的身份,一无所知的只有他而已。
奈布·萨贝达开始逐渐了解到眼前之人的高深与奇妙。譬如他精通乐器与厨艺,内脏在他的刀尖和琴弓上能变成顶级的料理;譬如他极其擅长社交,每周必定有两天不在,赴邀参加某区宴会;再譬如他经常思考哲学,总能丢出让人哑口无言的问题。
他应该早点注意到他的怪异的。
佣兵记得在雨水模糊窗面的天气,他总会陷在椅子一角,手搭在扶手上,细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敲打着。
“奈布你说,正义和邪恶的界限到底是什么呢?或者说,它是否存在呢?法律和道德没办法制裁的罪犯,如果经由他人的手除去,那他人算不算是正义的执行者呢?”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眼睛看起来是灰蓝色,静静地盯着窗外。
“依我说,死刑其实是对罪犯的宽恕、对受害者的残忍。凭什么残忍迫害他人的刽子手却能瞬时死亡?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才是对等不是吗?”
他翘起腿,双手交叉在膝上,眉头簇起一个峰:“谋杀腹中骨肉的妓 女,丢弃初生孩子的母亲,羞辱虐待儿童的大人,这些达不到被处以死刑标准的犯人们究竟要等谁来制裁呢?上帝他老人家看得见么?”
然后他会兀自沉默一阵,转头一笑:“抱歉抱歉,我又说了很多奇怪的话。现在,不如让我们谈谈今天看过的魔术吧?”
不得不提,这个男人对魔术拥有浓厚的兴趣。他总是兴致勃勃邀请他去看许多绅士眼里不入流的魔术表演,而那时伦敦最有名的是叫罗伊的魔术师。
他应邀去过几次,那名魔术师的确让人难以忘却,但他印象更深刻的却是魔术师的助手。那是名怯懦的青年,本来不起眼的人站在魔术师边上却能瞬间光芒万丈。
而杰克却不喜欢他。
“他会成为罗伊的绊脚石。”
在一次和魔术师的友好谈判失败后,他曾冷淡地这样评价。
奈布牢牢地记住他那时的表情,现在想来,兴许这才是这人原来的样子。

1888年,女人的尖叫划破夜幕。人们开始对白教堂那一待避之不及。苏格兰场建立了全面的巡查网,然而杀人犯仍旧嚣张地隐匿在黑雾里。
他套上腰带,穿好靴子,把兜帽戴起。腰间坚硬的触感沉重而具有安全感。
酒劲上来了,他感觉胸腔里有一股被点燃的气,那股气让他突然颤抖起来。
此时时钟走到晚上八点——正式毁约。
他痛苦地低吼一声。
战场为什么不告诉他——亲手谋杀好友兼杀人犯是什么感觉。
最起码他不会像现在一样手足无措。
他深吸一口气长长吐出,试图平息剧烈燃烧的愤怒与失望。半晌,他指节泛白,用力将门拉开。
“啊,萨、萨贝达先生……”
门口站着呆呆准备敲门的幸运儿。寒冷的冬夜他的雀斑都冻得颜色发深。见他皱起眉,青年连忙说到:“我是来给罗伊先生传个话,杰克先生他人在吗?”
得到否定回答,他又无奈说:“那请问您能帮我给杰克先生带个话吗……太好了,就是上次杰克先生说的晚宴,罗伊先生他有事去不了,非常抱歉。”
青年的脚似乎冻僵了,他轻轻跺了几下,又尴尬地哈了口气搓搓手。
这么冷的夜晚,那位魔术师就这样差遣他来带这么一条小消息?
“先生你的手在颤抖,你没事吗?”
“你的爱人一点都不关心你。”
愤怒冲坏了佣兵的头脑,他居然脱口而出如此失礼的话。
青年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浮起窘迫:“……您知道了啊,其实也不是您想的那样……”
他也是无意间才撞见的。那天看完演出,陪杰克到后台找魔术师之际,却看到他们要找的人正把他的小助手抵在墙上亲吻。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样的情景,一向不苟言笑的魔术师居然也会动作亲昵地揽腰揉头,给予裹在大衣里的那个人妻子一样的温柔。
依魔术师当时的名气,两个人的行为说是胆大包天也不为过。
“我们其实……”青年犹豫了一下,苦笑道:“真是羡慕萨贝达先生和杰克先生的感情呢。”
他眉头一皱,青年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啊对不起!我误会你们的关系了……”
奈布一直说不清他和杰克是什么关系。说是好友有时却比陌生人疏离,说是陌生人,两人却也开过若是十年后仍再同 居倒不如成为伴侣的玩笑。
原来在别人眼中,他们是这样的关系?
他突然烦躁地想要一拳锤在门上。
“那先生,我得先走了……”
“你觉得你们能长久吗?”
青年愣住,佣兵攥着手:“如果他做了世……你无法容忍的错事,你会原谅他吗?”
青年低下头,许久抬起冻红的脸笑笑:“我和他不会长久的,我总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另外,对于先生的说的那个错误,我总得先知道程度。如果到了连我原谅都没用的地步,我大概会选择离开吧。”
“先生我不知道您有什么烦心事。但是先生……也许我说的不对,但如果您纠结的事情有关杰克先生,我认为您还是要跟着自己的内心走。”青年朝他福了福身,转身迈入风雪:“您和懦弱的我不一样,您是正义的人,一定能阻止他继续犯错的。那么再见,先生。”
但如果犯的不是错,是罪呢?
如果明明给了机会,那人却知错不改呢?

谋杀孩子的人是该死!
被残忍剖腹呢?
她们虐待孩子难道不应该收到惩罚吗?
所以他做的是对的吗?
就算是错的,关他终身禁闭就行了吧?

当然不行!
“What is wrong with you?!”
他面无表情给了自己一巴掌。火辣的痛楚让眼眶生理性地湿润。他大口喘着气,最终冷酷地举起枪,重拾战场上冰冷的眼神,走进教堂。
原本灯火辉煌的地方突然一片黑暗。
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他顿时寒毛四起,刚把枪口准确地抵在来人的额头,就被掐着脖子撞到了墙上。
“你来晚了十分钟。”他听到杰克在他耳边低沉地说话,如谈论天气一般随意:“你如果没耽误时间,也许还能救下这个女人。”
他瞬间全身绷紧,愤怒排山倒海而来。巨大的失望和被欺骗感像刺刀把他的五脏六腑搅乱再硬生生扯出体外。
他立刻抬膝狠狠顶在男人的腹部,怒吼一声一枪打在他身上。
男人撞倒一大排椅子,他摸到开光,瞬间一片亮堂。
然而什么都没有。除了靠在墙边捂着被打穿的腹部大喘气的高瘦男人,什么都没有。
“……Jesus,”杰克顺着墙跌坐在地,却痛苦地扬起嘴唇:“你居然失手了。”
“人呢?”奈布·萨贝达脑中仿佛崩掉了一根弦,揪住男人的衣领喘着粗气:“人呢!”
“看来……看来你是领悟了我的真谛,要杀人犯、受到同等的折磨。”杰克任由他揪住,反而享受地眯起眼睛:“下一步是什么?四肢、各来一枪吗?”
“我问你人呢?!”
他用力一推,脊柱猛烈撞墙的疼痛让男人瞬间难以呼吸。杰克白着脸急喘几口气,抬手扣住他的手腕。
“哪有什么人?”他的指尖冷得吓人:“你不是说……会带我自首吗?”
他还笑着,佣兵气到嘴唇发抖:“该死的、该死的!我说让你选择回家还是去白教堂!如果回家……我就和你吃完最后一餐然后带你去警局。如果你没回来……我就亲手杀死你!”
他把枪口重重抵在男人的太阳穴红着眼睛低吼道:“像这样,一枪崩了你!”
“那你刚才……犹豫什么?”杰克断断续续:“要救人的话,一枪杀了我不是更快吗?”
“My friend,你太天真了。”他已经捂不住伤口,却咬着牙按住佣兵的脖子将他往前一拉:“像我这样的恶魔,在苏格兰场不存在自首的。如果和你共进晚餐后要死在那群狗腿的枪下,我宁愿、我宁愿被你虐杀。”
他没想到有一天他的手腕居然会颤抖到拿不了枪。
“你想得太美了杰克,你想得太美了。”佣兵面无表情地丢开枪,脱下衣服胡乱捂在杰克的伤口上:“像你这样的恶魔只能被终身囚禁,永远享受被逝者诅咒的痛苦!你别想现在就死,你不配死亡!你这样的混蛋!”
他想打个结却怎么也无法完成。该死的鲜血好像混进了眼睛里。
他想起自己从来不是什么正义的人,拿了钱就上战场当杀人机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自诩替天行道?
“你在白费力气,”濒死的绅士怜悯地闭上了眼睛:“8月7日,三十九刀,九刀在咽喉……8月31日,颈部两刀,刺死一个婴儿……9月30日……”
“你他妈的住口!”
佣兵骤然失控。他捡起枪连射四法,教堂的窗户顿时碎裂。
“11月16日,我……”
“砰!”
一声巨响。
佣兵沉默了两秒,跪倒在男人的尸体旁。
骤然脱力。
——11月16日。
——I deserve it.
时间倒退到前一天。他从震惊到愤怒到妥协。却仍就没法挽救一切。
“你和我说实话……人是你杀的吗?”
“你应该立刻去死!你根本不是人!你怎么能够……混蛋!恶魔!”
“我是你的朋友,好友。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最后再问你一遍,晚上八点前,你会来吗?”

“会来啊。”

苏格兰场最后也没有抓到犯人。但几个月后,开膛手杰克就销声匿迹了。听说11月16日的晚上白教堂经历了一场枪战,警察赶到的时候只剩下满墙的血迹。那天晚上人们的注意力都被东区著名魔术师的表演吸引,没能及时注意到枪响。听说那天晚上的魔术精彩到让人尖叫——魔术师的助手在几百号人眼皮底下把自己变没了。
对,现在都没有找到。
数百年来,人们总是习惯用各种新鲜事来逃避罪恶。许多骇人听闻的事情最终都会像垃圾一样被掩盖。根本没人有时间关注别人的事情,比如东郊区的树林里多了一位隐居的佣兵这样的事一秒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兴趣。

又一个肃杀的雾冬。
他带了一瓶酒、两个杯子。
在树林的深处找到缠满荆棘的地方盘腿坐下。
白兰地倒入玻璃杯的声音清脆而冷冽。
他灌下一杯,另一杯洒在地上。
“你不配拥有墓碑,”他带上兜帽躺在落叶上:“我也不配了。”
他把右手盖在眼睛上,突然大笑起来。
笑声在太阳下仍显得孤寂。
“开怀大笑吧混蛋,居然有人会想念一个恶魔。”
他摸着怀里的手枪。
“你看,最终还是有人被你拖入地狱。”
——他想:当时为什么会打偏第一枪呢?
也许是因为那双略带忧郁的灰蓝色眼睛。
以及搭在椅子扶手上期待被覆住的手吧。

相关游戏

相关阅读

最新游戏

  • 发表评论
加载更多

网名(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回复 [ ] 楼取消回复

第五人格bilibili手机版

角色扮演

527.6MB

推荐下载
下载排行
阅读排行